目前日期文章:201505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getImage  

算是蠻意外我很迅速翻完的一本工具書,完全是依據緣分相遇的。

這次出差很趕,臨到機場才發現,長達十個多小時的飛行,我卻忘了抓一本精神食糧出門,於是晃到登機門左近的書店快速瀏覽,當時的心情對小說都沒有興趣,很巧在展台上看到這本書,翻一翻字句通暢,作者是 Karen Hough,看簡歷不只是負責即興演說的企業訓練,本身更是即興劇演員;剛好先前讀過一點即興劇之於創意與展演的影響,書裏列舉的幾個重點提示似乎也頗有道理,直接付錢帶走。

買下這本書不止為了打發時間,此趟出差,身負上台進行 technical seminar & live demo 的艱巨任務,壓力不小,在台灣幾次預演總覺得不那麼得心應手。《上台本事》裏作者有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主張:「台下的觀眾並不是批判性的前來挑你演講的毛病,反之,觀眾是善意的,是預期你可以提供一場好的演講。」

這段讓人茅塞頓開,原本總擔心台下觀眾覺得我講不好,或是針對演講在 Q&A 時間挑毛病...但其實這些根本不會發生。台下的觀眾並非抱持著「替演講打分數」的評審心態前來,而是希望「可以從這場演講內獲得有用的資訊」,因此,觀眾當然希望演講者可以好好表現,否則是浪費彼此的時間。因此,作者認為,我們應該要把台下的聽眾當朋友,了解他們是抱持著美好的預期,並且為了回應這些預期,要用熱情來把最「壞」(作者用 bad 的概念呼籲跳脫「完美的窠臼」)的自己呈現給觀眾,同時也帶給他們最大的獲益。

另一個讓我受益匪淺的思考方向是:

不要拘泥於既定的投影片內容,而是要反覆思考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老寫些虛實難辯的文字,那是心情和想像。有心情寫有想像可以飛,代表那天的我其實保有自己發呆的時間吧?當現實生活忙不完的時候,誰有時間風花雪月、回首燈火闌珊處呢?雖然劉小姐可能依然是那個例外。

今天發表會彩排完畢和 VP 吃飯,一頓飯吃下來精神耗弱,明天還要早起準備發表會,但思緒滿溢,不倒出來不行。

VP - Vice President,中文職稱為「全球副總裁」,掌管公司線下的全球業務,我們這次發表會的名額和預算,都是由他來審核簽發。而他比想像中要平易近人,就這樣聽了一小時的公司秘辛…聽得我好辛苦。一位在公司已經待了十一年的資深同事還轉頭笑著對我和另一位小朋友說(比我年輕四歲,判定為小朋友):「這些話題,你們把耳朵關起來就好。」

於是我就開始邊聽邊魂游四海,期間因為真的乖乖發呆沒認真聽,還不小心會錯意,答錯題(真想撞豆腐),其實只是簡單的回答說:「哦,印度在飯店吃得不錯啊。」11 年份的資深同事當下一臉驚訝的看著我問:「妳覺得印度的菜比這邊好吃?」

我果然是個大笨蛋。

Anyway...這些都不是重點,即使後續因為資深同事掉了皮夾,我們又開始一輪新的出差或旅外的偷拐搶騙討論導致我精神真的耗弱…這些依然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開始非常認真的想,再五年、再十年、再十五年,我應該要變成什麼樣子?我期許自己變成什麼樣子?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etting old takes time, growing up takes experience." 〈終極追殺令〉是一部 1994 年的電影,一部我始終只有看頭看尾,就是沒有完整看過的電影。但其實,電影演什麼對於這段書寫根本一點也不重要,電影有時候只是一個藉口,一個引子,一個終究只是一部電影的,電影。 

Dear M,

這句話有這麼容易說的嗎?妳都寫下/想起幾百次了…哪有那麼容易放棄用幾百種巧合才推砌出來的五百年…每次遇見牛角尖就只想逃走-雖然說那叫「換換環境」也不算什麼真正逃走,不過妳自己說的,那可是落荒而逃呢。

我們都怕痛呀,可是總不成從台灣逃到了美國,再從美國千里迢迢晃到這輩子想都沒想過會去的莫斯科,就想從此躲進清冷寒風裡?

好吧我知道妳會點頭。

But do you know how much I loved you? 

噢,我用了過去式。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週末了,在閱讀很多很多支撐自己的文字以及幾段談話後,突然好像又覺得,眼前的一扇窗終於打開了。」

擱置在草稿夾裡,四天前的自我表述,現在看起來有點好笑,又有點自嘲的意思。 

All the more for that / Words fall through me / And always fool me 

原來,當下我以為的自己的清明,其實都建築在連結彼端,是否傳來穩定溫暖的脈動。 

妳總是叫我別鑽,千萬別鑽牛角尖,我也以為自己沒有鑽,才不會鑽。而事實上,震撼當下,完全無法控制的渾身發抖,心裡酸酸澀澀,於是寧可蜷縮著身子,也是緊緊卡在牛角尖裡不願動彈。  

Are you really here or am I dreaming / I can't tell dreams from truth 

那一天,簡直就開心到要笑出來了呢。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夜晚,你說過的話,突然特別鮮明:「把時間想成一條長路,生命想成一輛巴士,或許你可以阻止別人上車,但是想走的終是擋不了。」

已經記不得這是第幾次發現,我還沒有自己想像中成熟,沒有自己想像中的看透。意思是說,我理解愛是無法被控制的,卻依然妄想控制自己或他人的愛,這件事情。

最近剛好看到有人說,女人是聽覺動物,相對的,男人是視覺動物。

我突然想,聽覺和視覺,是不是視覺比較實際?所謂眼見為憑。聽覺動物說起來,倒像是耳根子軟的包裝說法了?

想買的那本兩性分析的書還沒下手,只能憑借印象胡扯性別差異。

猜猜,你聽到我這個論斷,又會有什麼回答?點開視窗,你不在線上,好像我們又是數月未曾交談,2015 年對我來說過得特別快,但我總是在說時間越過越快,或許時間感縮短就是人生不可逆的一個過程,等我老了,不這麼忙碌了(或許我會依舊很忙),一定會花費許多時間來回憶這一輩子越過越快的人生,然後依然覺得,時間竟然在回憶的過程中,越過越快。

都逼近而立之年,早已不是曾經的小公主,卻因為太想念那時候的自己,仍想保有一點點驕縱任性的部份。而在現實面前捂住公主雙眼的,還是我的這雙手,即使純真不等於幼稚,幼稚更不等於可以無理取鬧。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見他在線上,突然想起還沒說的要緊話,隨手點開視窗批哩啪拉送出一句:「Hey, 我不去紐約了。」

他語氣仍緩,沒有很驚訝,也或許,他習慣了:「不來啦?那以後有機會囉。」

嗯,以後,有機會。

這句話好像在近十年間,他們講了好些次,不止一次,可能,也不止用一隻手數數的次。

大部分是她有千百種理由爽了約,少部分是時空限制他真的來不了,於是就在有機會呀有機會的微笑寒暄中,他們之間的物理距離,從幾個縣市,擴展到半個台灣,然後終於,變成一個太平洋,接著又跨越了一整個美洲大陸。

這次的大蘋果之行,本來她狠狠答應自己絕對不爽約,再怎麼困難也要成行的,再怎麼困難,也要親眼看看他傳過來的那些,紐約的白晝黑夜、繁華甚或幽暗,還有他說現在天氣很好,適合走一走的,紐約的春天。

大蘋果這個城市,其實她去過一回,那是小時候匆匆忙忙的一個旅行團,紐約這麼多層次的城市,他們就只在第五大道待了一個小時,上帝國大廈看了幾眼當時只認識中央公園那片蓊鬱的天際線。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週一的夜晚,七點多從辦公室溜出來,一路跟著通勤的人潮流動,經過一小時的奔波,總算把自己扔回老是賴著不想動的沙發上。

今天鋒面滑過北台灣,一整天雨下下停停,雨勢不大,甚至有些溫和,不會擾人,但也激不起心中的陽光。

踏出捷運站時,原以為從台北市的極北回到極南,迎面撲來的又會是一場區域性的雨,然而地是乾的,沒有人撐傘,有點驚訝於南區的寧靜,想起前幾次總被撲面而來的水氣伏擊,一時莞爾無語。

離開捷運站,人們的腳步於是漸緩,不像在地道內那般行色匆匆。捷運上或遊走在站內的人們,總是有一個欲前往的方向,因此行色匆匆,晚間此時出了捷運站,多半是回家了,或是即將到達目標地,於是不再急迫,於是腳步漸緩。

中午一時失誤買了有點貴的濾紙,不甘心的晃進常去尋寶的咖啡店,用不到一半的價錢再度買下濾紙,才心甘情願轉往回家的方向。

走著習慣走的路,邊拉緊風衣的領口,過境的鋒面除了帶來一整天的雨水外,也把氣溫的曲線走勢往下帶。俗諺節氣總說:端午前,冬衣不收。果然春天的臉容形貌就是善變,空氣中聞不到明顯的水氣,樹梢也不見垂落的水滴,長長的巷子於是慢慢的走,路上很空,沒什麼行人。

我走得不快也不慢,只是緩緩默默地回到了家。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