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好久以前的時候…曾經我開始練習的練習…

 

看不見的時候,你在做些什麼呢?

我有點想知道,但又並不迫切的要知道。

其實我(在說服自己)喜歡這種,可以一起舞動旋轉的感覺,但又各自獨立,並不那麼依賴。

可能已經累積了一百個片段吧,一百個足以微笑的片段,從此以後,我只要記得快樂的時候,這些,已經勝卻人間無數

關心我,跟我說你在做什麼,看見我時揚起了你的眉角,自然而然護著我過馬路,替我拿走手裡的重物,幫我撐傘,叮嚀我早些睡覺,很自然的煩惱我的煩惱,很輕鬆的扛起我的煎熬,擔心你不經意的用詞會讓我傷心…我說要用幾百個字來描述喜歡你的喜歡,可是呀,就如同張懸唱的:「深深的話要淺淺地說。」所以這些,我就不能告訴你了,只能淺淺地說,我決定用百分之九十的坦白設定來和你相處,保留百分之十的小祕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好想睡覺了,今天好累。

可是,眼看日子就要走到 3/10,我又睡不下去。

勉強打起精神,只是為了記憶妳而已,是「記憶」而不是「記得」,我知道我一直記得,也會一直記得。

今天聽了一首歌,叫做《流年》,本來是想送給我自己,但聽著聽著,看著時針分針走著,卻慢慢想起了妳。

歌詞有一段是這樣的:

遇見一場煙火的表演 
用一場輪迴的時間
紫微星流過 來不及說再見
已經遠離我 一光年

從我們認識到,我們「不再」能繼續認識,好像時間其實不長,可是我們就在短短的時間裡,糾結、糾纏、映照出彼此的鏡像,忽然想起來,我忍不住想要對著墜落的人奮力伸出手,一定是從我沒能拉住妳那時候開始的。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N,

今天是週末了,我原本過得不錯的-事實上,客觀來說,我真的過得不錯的。

只是突然之間,因為某個不如預期,又再度狠狠發現自己重視的、在意的、小心翼翼捧著的東西,畢竟,嗯,有時候只有我自己在意而已。

想到妳說的,我可能會需要很大量很大量的朋友,才能填補那一塊缺口。我想對此補充說明,我需要的,可能是很多很豐富的自己的生活,電影也好,音樂也好,閱讀也好,做菜玩耍也好,就是要很豐富,豐富到讓人羨慕的那種多采多姿…要這許多,才有辦法填補心底偶爾出現的那份空洞。

有個幼稚遊戲,比賽兩個人瞪眼,誰先眨眼誰就輸了。

不知道妳有沒有注意過,先眨眼的那個人,通常是對著對方笑出來的那個人,然後就輸了這場遊戲。

會一起玩瞪眼遊戲的,多少是親密人際距離範圍內的人吧?看著對方的臉,盯著凝視著,一定是慢慢有什麼從心底冒出來,即使明知就要輸掉這場遊戲,還是無法壓抑的笑了,眨眼,然後敗北。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工作壓力大,她咖啡喝得很兇,總在無窮無盡的討論與電話會議中無意識喝完整杯咖啡,發現杯子空了,很快又替自己續上一杯。

跟水一樣的喝法。咖啡對她來說,早已失去提神作用,有的僅僅是心理安慰性質的,辦公室完美夥伴,之類的存在。在有寶寶而有意識拒絕咖啡的那段時間裡,她偶爾會慶幸,幸好當初酗的不是純咖啡,而是混合了溫牛奶的手沖拿鐵。

那只是一段很短的時間。

偶爾會想起,怎麼自己就好似停留在這裡,沒有要前進了呢?以前夢想過的大蘋果,就去過那麼一次;以前說過的灑脫,也在層層期待與包袱的羈絆下,腳步逐漸沈重。關於感情,談過一場又一場的戀愛,每回都以最後一次的姿態在愛;關於工作,完成過一項又一項的任務,逐漸填補畢業時履歷表的空白,緊蹙的眉頭藏不住壓力的痕跡,與假裝不了,並不那麼遊刃有餘的彷徨。

曾經她的姿態是很驕傲的。

或者說,有時她的姿態,是很驕傲的。

關於她驕傲的部分,包括始終對自己很誠實,這件人們聽到可能嗤之以鼻的抽象事情。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