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i, 

我現在好想寫字,可是我不知道可以寫給誰。也不知道這些從國中時期開始留存的各色信紙,現在還可以讓誰收到,是否合宜?用鋼筆和心愛的勻堇墨,寫在這麼童趣的信紙上,衝突、好笑、幼稚,甚至有點傻氣。可是我想,能收到這張紙的人,一定不會嘲笑我。

真的不會嗎?不會被嘲笑?說不定也只是我自己的理想。

腦袋中轉過幾張臉孔,包括看我情緒不穩走進房間探視的那一個(可是他今天笑過這組信紙了),都不是很確定。最確定的那一個,現在在太平洋的那一端,而我們此生,未知是否還能相見,還願意相見。難不成,文字見,人不見?那又有什麼分別?

或許寫寫回收是最好的做法,但依舊是心疼自己的,多想找回以前胡言亂語的任性、獨處時的自由、大笑也不怕被關心而需要解釋的空間,好想好想...而我真的回不去了嗎?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午著實被小寶狗嚇到。

正被困在三芝的山裡迷途,週邊不是田埂就是土墳,陰雨天,心裡已經夠著慌,車子經過一間私人神壇,一路斷續嗚咽的小傢伙突然震天價響的哀嚎起來。可能想撒嬌,硬是要從後車廂爬到後座,過程中後腳被繩子纏繞,越掙扎纏越緊,拼命求救,安撫完全無效。把牠抱起來想解開繩子,小鬼卻發狠亂咬亂啃,室友的手被啃到淤血,連我的頭髮都狠狠扯了一把。

小傢伙持續慘叫,聞所未聞的淒厲哀嚎在耳邊炸開,手忙腳亂終於把牠從繩子的層層纏繞中救出來,我幾乎以為要有人從那座小神壇裡走出來觀照我們是否虐狗。把繩子固定,確保這貪玩的意外不會再發生,回到副駕駛座,我才發現自己的手輕微顫抖著。

這一路上小傢伙的嗚咽不是沒聽到,只是我無法總是滿足牠的任性—或許其實是害怕無法正確解讀牠的需求,於是慢慢累積出挫折感。而這堆疊成山的挫折感,恰好在陰雨迷途的朦朧山間被這個意外引爆。

精神耗弱狀態,我受到的驚嚇比自己想像的還要深。低低問室友:「如果以後,我也無法聽懂小孩在哭什麼怎麼辦?」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918913_10206020150366664_4118863339400888741_o  

這一杯咖啡叫做月光,盛裝在與咖啡意象相去甚遠的高腳杯裡,杯緣抹上一圈檸檬糖,喝的時候,黑咖啡會夾帶著酸甜流入嘴裡,就跟人生一樣,甘苦中帶著酸甜。

過生日,總是專注在可以感受到寵愛的儀式,從身體到心靈,透過芳療師溫柔的撫觸、好朋友們經由網路送過來的心底話語,逐步完滿一個新的自己。

這次生日對我有很多意義,包括更懂得我能擁有『生日』,是多麼不易。其實早就知道,最近的生命經驗將會帶給我很多很多不同,卻仍是直到後座力開始浮現的此時,才驚訝於質變的份量。

對於人生,習慣規劃很多,但也總在路上隨性耽溺於偶然遇見的美好,連這杯極具巧思的月光,也是在規劃外遇見。仔細想想,我所擁有過的、深深刻印在心底的最美麗的風景,都是鑽小巷子意外得來的驚喜。

就繼續認真把生活過成日子吧。

豐收了你/妳們祝福的小摩羯,一定可以繼續努力活出昂首闊步的劉小姐 :)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0603   

許久沒耕耘部落格,這幾天呆在家裡哪都沒去,雙腳不忙碌,於是讓腦袋忙碌起來。翻著翻著找到一篇 2012-09-25 00:26:09 儲存的草稿,內容就這麼一張照片,加上預定好的標題 〈善變的物戀〉。其實是被自己的標題吸引才發現這篇閒置兩年半的草稿,最近的聊天話題內,才提到「戀物」這回事,於是讓我輕易接收到這個關鍵字,可是這麼一張照片和標題,我當時到底想講什麼呢?

連照片拍攝的地方都忘記了。

倒是這幅克林姆 Klimt Gustav 的 The Kiss (La Baiser) 主題複製版拼圖,已經作為結婚禮物變成我的收藏,正掛在家裡的牆上。第一次看見這幅畫,好像是在剝皮寮偶遇的畫展,當時深深被這幅畫迷住:被男人珍而重之捧住女人臉龐的雙手迷住、被女人摟住男人頸部的依賴迷住,更被他們兩人緊靠交纏的軀體迷住,連看著畫,都可以被其中金黃色燦爛的旖旎溫度暖上。

不知道哪裡讀來的字,說女人其實喜歡接吻更勝於做愛,想想覺得,說不定真是那麼一回事,因為接吻需要感情,做愛可能不用。或許就是因為如此,我才迷上這幅畫,才在不知道哪間咖啡館,隨手攝下這張照片。

那麼,為什麼我會下了〈善變的物戀〉 這個標題?或許當時差一點為了這幅畫,買下這個金燦燦的,可能根本不想使用的馬克杯?

簡直像在玩解謎遊戲,抽絲剝繭,推測兩年半前的自己。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