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天一天過(我總是用這個開頭),但放緩腳步回頭檢閱自己的時間和次數卻越來越少。最近工作到很焦慮時,總不斷覺得自己正被種種瑣碎事務與永遠做不完的工作掩埋而窒息,今天想,一定,是太久太久沒有停下來,呼吸,和看看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還有什麼要做,以及,還有什麼想做。

站了一天展場回家,全身每個細胞都有氣無力的用喘息表達疲憊,今天心底覺得被遺棄了,於是情緒波動極大,也可能被同儕的言語刺激,一時亂了方寸、失了準頭。

幸好主管讓我回家了。

回家後,總覺得很多事情要做,即使不工作不讀書,也有很多家事想處理,在屋子裡走走逛逛,最終我還是選擇了洗衣服。

說也奇怪,最近「洗衣服」成為我無形中的救贖;彷彿把衣服洗完了,心裡堆積的髒汙和待辦事項,就被滌淨、隨水漂走了。反之,在前陣子工作與生活嚴重失調的混亂裡,我沒空洗衣服,籃子裡滿滿的待洗衣物於是成為情緒引燃的爆點,我會因為沒能即時洗衣服而感到嚴重的迷失與焦慮,好像沒能把衣服洗了,晾曬了,就沒能把握住「下班後的人生」。

或許是一種象徵意義,也可能洗衣服其實佔用不了多少時間,輕易能獲得成就感。

我曾經分析過為什麼「待洗衣物」可以成為自己的情緒燃點。一般人認知裡的小家庭,所需處理的家事除去一般環境清潔打掃外,就是洗衣服、做菜以及倒垃圾。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