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仔細想想,要換做我,一個人在寒冷的異鄉,面對種種陌生的事物、風景和人,在洞悉橫亙在眼前的種種迷霧前,如果不是乾脆找個人來愛,那雙眼覆蓋上的,恐怕是深厚到難以突破的漠然和空洞。

從西雅圖回台灣,夜裡走在路上,我竟然不知道如何面對街上迎面而來,一臉濃情蜜意的戀人們,只覺得那被粉紅色籠罩的氛圍和表情好刺眼、好陌生,不適合一直都捧在心裡的深情。

這次出差,因為有不少同事同行,除了待在旅館的時間外,鮮少有獨處的時候。這一趟下來,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原來需要獨處,獨處時,我可以剝離臉上所有表情,嘴角不需要為了任何外在人事物調整弧度,也不用努力看著談話對方的雙眼間,假裝自己正在 eyes contact。

不論如何,這趟 Settle business trip, 於我很多意義上都是非常重要的,不論是工作、人生規劃、內在想法以及最重要的,不走出去就拓展不了的,眼界。

一個禮拜的時間,發現其實自己並不是那麼愛吃美式食物。

一個禮拜的時間,原來在 shopping mall 裡不一定可以花到錢,也有可能一無所獲。

一個禮拜的時間,偶爾單獨走在辦公室旁的湖畔風景裡,會覺得水面寧靜深遠到,自己就要淪陷其中。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一定忘記我哭的樣子了…」

「如果可以的話。」 

 

西雅圖的夜很長,在我停留的冬季裡,總是瀰漫著冰涼的霧氣。日間,白色的煙隨著呼吸延伸;夜裡,吸進肺裡的空氣彷彿也帶進了化不去的冰晶。

冰晶卡在肺裡,引發了劇烈的咳嗽。咳著咳著,淚眼迷茫間,我一直苦思,要怎麼樣才知道,為什麼在明明被保護著的情況下,卻感到無比的痛苦?

愛是無法被證明的,只能被發現,我了解到你即使犧牲自己,也在成全我,於是你對我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每一個回答,都穿透荊棘帶著血,卻仍然對我微笑著。

在彷彿要失去的那一刻,我感到缺氧、反胃、手足冰冷、全身顫抖無法呼吸…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突如其來的接觸,甜甜的、軟軟的、香香的。被擒住的唇瓣微微顫抖著,又很珍惜的、溫柔的承接著,那一瞬間,心動的感覺,幾乎讓人要落淚。

「第一個,被我拿走了哦。」小傢伙得逞後笑得頑皮狡猾,像個小惡魔。

後來他終於知道,不只是笑得像個小惡魔,真的跟個小惡魔也差不多。而這些,都是在冰天雪地裡,一個人慢慢了悟出來的後知後覺。

小傢伙會對著他笑,也對他哭,總是把所有酸甜苦辣一股腦倒出來,渾然不顧他是不是就要捧不住滿溢的情緒或由內而外,他自身反饋出來的後作力。

在現實生活終於站在他這邊,將他與小傢伙形式上隔離後,偶爾走在灑滿金黃色落葉的道路上,他會想起那張不情願又莫可奈何的臉龐,於是,他撿起一片葉子,捎去了一些字句。

又後來,小傢伙說了些什麼,於是他開始慢慢的往內收縮自己,慢慢把自己藏得,連小傢伙的第六感也快要找不到。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