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晚上下班後,原想著和室友去公司附近的大賣場找些紙箱好搬家,但又心繫著幾天沒見的狗子-我們那隻年輕愛撒嬌的柴犬,於是九點多出公司,改變方向直接往室友家去。

到達時約九點半左右,和獨自在家寂寞一天的狗子玩鬧一陣,出門在住家附近閒散漫步一圈,返家後搭著正巧在介紹各品種狗兒習性的節目玩拔河。遊戲告一段落,略為瀏覽一下室友需要打包的物品,時間也轉眼就到了十一點。

夜裡的十一點,在我家早已是驚天動地的遲歸時間了,娘親來電關切怎麼還沒回家,我慢悠悠的說還在室友家,正準備要回去-很難得的一點也不想找理由,很難得的一點也不想有 white lies, 大約是,我覺得一來我們就要變成室友了,彼此的相處對家人來說應該有一定的信任程度,二來,下班時分,我想替自己多爭取一點放鬆、多擁有一點慵懶的自由。

十一點真的出發返家,一路載著狗子兜風,十一點二十分就到了家樓下的公園。小公園裡已有不少人在遛狗,這裡早已成為附近居民遛狗的必經路途,我們也牽著狗子走了幾步,遇見一隻沒綁牽繩的白色柴犬,兩隻狗互相嗅聞著,我和室友也樂見牠交朋友,於是和狗主人在一旁說笑交流著養狗心得。

正看著,突然白色柴犬對狗子發難,對著肩膀處狠狠咬下去,驚愕之餘,手忙腳亂地撥開正被騷動吸引的狗兒們,室友一把把狗子拎進懷裡,我摟著牠不停安撫著,也順著自己起伏的情緒。

就這麼一折騰,娘親又打了電話來,我說已經在家門口,只是狗兒起了點小衝突,一會兒就會上樓。

聽出來娘親已經略為動氣,立即告別室友和狗子返家。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此生不踏長灘島。」凌晨時分,突然腦袋斷線,LINE 了室友這麼一句。

賭氣似的言語,復又找些理由支持自己的決定,心裡知道真正原因在於那張藍天白雲白沙灘的照片-我覺得自己,太不足了。

不滿足、沒自信、自卑又自憐。

這幾種負面情緒的形容詞,以一種寄生的姿態在人們以為只有粉紅泡泡的婚前籌備時期,君臨我的世界,導致日復一日無以名狀的焦慮。

喜帖、蜜月地點、家具品項、禮服樣式、餐廳宴客內容、禮車數量、禮車款式、宴客名單…林林總總大小事,大概都曾在我和室友之間引起糾纏紛擾。

雖不至於影響感情,但卻狠狠誘發本就潛伏在側的顳顎關節炎,加上公司事物繁忙,上下牙關咬得更緊了,病徵變本加厲,迫於工作所需仍得開口說話,卻也因為上下顎開闔角度受限,講話咬字不夠清晰,造成重複溝通的惡性循環。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