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  

 

那天逛圖書館,把預約書領了、計畫中的書尋著了,正打算離開,鬼使神差地在架上撞到這本書,隨手翻了翻,馬上加入借閱書單裡。

印象中,余秋雨的書,在這本之前我從沒完整讀過。

第一次讀余秋雨,是高中暑假作業的指定讀物;記得當時捧著《文化苦旅》,搭配著炎炎夏日裡的社區圖書館冷氣,輕易勾起沉重的眼皮。那時左看右看讀不懂,感受不到那苦旅中的「苦」,只記得余秋雨文中的璀璨敦煌,與某個壯闊神秘的藏書閣。

這次讀起書名惆悵的《我等不到了》卻是一頭栽進中國近代史的滔滔長河中。余秋雨以余家為引子,從前幾代的先輩說起,從頭細細敘述那時代的繁榮華貴、興衰敗落;先祖活躍的上海十里洋場,余家父親幼時掙扎存活的東北難區,余秋雨成長的浙江鄉野…一家子輾轉又回到上海,原以為否極泰來,卻又陷入了文革的惡水裡,余秋雨本人也被下放到邊疆農場的冰寒惡地,在中國的歷史傷痛中一點一點匍匐掙扎。

書裡余秋雨將家族、自己所經歷的轉折爬梳得極清楚。文革時的「批鬥」何其殘酷,從平淡不夾激情的字裡行間,即便不曾有任何殘忍地細節,依舊可以感受到其中的痛楚與撕裂;余秋雨自己,用手寫的筆鋒(通本文體由作家自己一字一句手書成攪)輕描淡寫地帶過了磨難與悲痛。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同事間突然討論起員工咖啡廳販售的糖霜貝果

這種輕食很簡單,將一個貝果剖半,中間抹上 cream cheese,再刷上一層白糖,放入烤箱,烤到白糖表面略為金黃,就是香氣濃郁的糖霜貝果了。

其實,咖啡廳總共販售兩種貝果:乳酪和糖霜,貝果基本上是自 costco 進貨,有原味和藍莓兩種。乳酪貝果是直接將貝果剖半烤到微酥,然後配上一小方盒的 cream cheese 食用,算是種自助式的美味。

說起來,糖霜貝果是我先開始吃的。

就 menu 的字面來看,cream cheese 的 C/P 值顯然高於白糖;第一次購買,在大家的推薦下,我也不例外的點用了乳酪貝果。

那是唯一一次。

若無其事的午後,剛烤好的藍莓貝果散發出微微澱粉香味,我興匆匆回到位置上,打開小方盒,正對著滿滿的 cream cheese 開心,突然恍惚眼前場景與一段記憶碎片重疊,愣在當場,塗抹 cheese 的手忽然遲緩起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