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hot_1330002205477    

小時候,我只知道面額 12 元的郵票是限時信,要投在紅色的郵筒裡,表示緊急,平時我們不會用到。長大後,我知道面額 12 元的郵票,可以貼在明信片上,也是丟進紅色的郵筒,但是要選擇讓明信片坐飛機的那一格,往英國去。

這張明信片的開頭是這樣寫的:

Dear,

台灣的春雨開始下了;安哲羅普洛斯走了;梅竹賽又要開始了;台北的捷運達到 50 億人次了;我又一個人在咖啡館閱讀寫字;前幾天終於又看到你家貓子的照片…我敘述了這麼多,我們回到過去了嗎?沒有。

今日午休短暫趴著假寐,突然覺得自己彷彿一個拾遺者,行走在一條時間長河的沙灘邊,撿拾散落四處的記憶碎片。人年紀漸長,許許多多曾經早已不復線性記憶,能記得的,都是一閃即逝的片段畫面。好比說,在現實裡遇見了相似的事情,記憶突然被觸發進而跳出一個早年的畫面這般;當此時,竟然還會興起「啊…我也曾經有這種經驗」的意外感嘆。

時間比我料想的還要快,一直都是。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憑藉著一股不捨得錯過的熱血、打破現狀的衝動,在家人的支持下,上週四下午拿了一天半的假,義無反顧的飛到香港參加整整兩天的充實研討會- UX HK 2012

一段極短篇,來去匆匆的兩天兩夜,週四晚上的飛機降落、旅館 check-in、已經成為宵夜的晚餐和餐後散步;緊接著,第二天和第三天,都是一早八點多到晚上六點,紮紮實實的馬拉松式 lectures 及 workshop,除了英文震撼外,還有視野的急遽擴張。

停留在台灣太久太久了,忽視了毫無疆界的地球村,而日常生活的週而復始,也猶如緩慢升騰的水溫,讓我慢慢凝固在台灣的體制和習慣裡,忘記曾經想要跳脫的吶喊。直到這場研討會,不光是看見了歐美非澳的人們,也看到許許多多,讓我仰之彌高的香港人、中國人和台灣人。

語言造詣的隔閡,讓我在這場研討會的互動僅止於簡單閒聊,專業的 case study 或方法探討,我只能努力聽懂、盡我所能的理解吸收,產出卻幾乎不可能。反省之下,大約是臨機應變的速度太慢,平時又被某種安全的步調寵壞了,以至於單一議題,需要思考良久才能反芻一二。低頭想想,卻是好熟悉的感覺,如同我曾在社會學理論的課堂上面臨的遲鈍感,而克服這份遲鈍感唯一的方法,卻是反覆不斷的練習與思考。

思考遲緩之餘,震撼的還有英文。

總嚷著要出國,但喊歸喊,到現在還沒真正付諸實行,一方面想不透除了「想出國」之外,自己有什麼理由離開,二方面對台灣充滿留戀,一時半刻也不捨得放手。 先前到美國語言學習的暑假,相較於這次經驗,對英文的體會彷若蜻蜓點水,禮貌性的日常會話,不重視內容,發乎情、止乎禮。在這次的 UX HK 裡,與會者包羅萬象,從歐美等國,到印度、澳洲、南非等等我一時喊不出名字的國家都有,所有人的共通語言便是英文-即便是香港人或內地人,英文都非常流利,留洋多年的歸國學人也比比皆是。

一般來說,此類型的社交場合,每個人都把握機會努力介紹自己,名片一張張發,一張張拿,回家還要建檔分類,並一一寫信聯繫。反倒是我,囿於語言隔閡,加上對自身眼界、經歷的不信任,對社交反倒有點意興闌珊…當日我反思自己的態度,大約是弄不清楚真正的渴望,因此不願、也不敢輕易伸手,反省之後,曰:「積極度不足,尚待加強」。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工作一年多之後,剛磨合半年多的小主管,突然要離職。於是來不及反應、來不及思考,僅只是機械化的進入重組、交接、學習與獨立作業的階段-連喘息、拒絕、吶喊的時間都沒有。

工作初,那道引力暫時沒有同行,我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獨自面對一切,當時也只咬著牙對自己說:「試試看吧,日出前的黎明,總不好捱。」於是一個人摸索所有陌生的訊息和指令。就在一切自以為是的運轉與習慣時,半年多前,突然出現了沒有用文字留下那個轉折一:突如其來的組織異動,將我置於強烈的反差中,彷彿世界不斷經歷破壞跟重建,一直以來自轉的星球突然被另一道引力所控制,幾近失去自主行為的能力。

而在我逐漸找到與引力和平共存的方式時,引力突然消失了,我回到了最初的軌道上。

此曰轉折二。

反思過去的兩百多個日子,心裡存著感激。若非這道強勢引力的約束及碰撞,或許我已在失控的轉速中迷亂,甚至沒頂於暗流洶湧的汪洋。

來得好及時,不早,也不晚。

對於職場上的變動,我總對他人說:「試試看,說不定可以找到有趣的地方。」雖然往往迎來的不是一帆風順,更可能是跌跌撞撞,正好年輕,耐摔度夠,趁此機會看多點人生百態,更要努力把稜角磨圓、防護層增厚。不論怎麼說,年輕時摔成彈力球,總比年長後當個易碎的琉璃珠強。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