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總陷入回憶裡。

不知不覺,經歷過的年少已經遙遠到「一言難盡」的程度了;友伴聚在一起時,話題裡圍繞著「從前」的次數多了,彼此心底都逐漸累積出一些足以反覆品味許久的東西。

高中,忙著在考試的制度下長大、忙著體會離家超過方圓一公里的世界,並不懷念國中;到了新竹讀大學,隻身在外,探索世界都已佔據所有光陰,更無暇懷念高中;研究所時,非常懷念悠哉的大學生活,卻被滿山滿谷的 papers 與研究追著跑,還有將跨入社會的斷裂期…林林總總的瑣事與變動,妄想回頭握住流逝的歲月卻不可得。

終於,出了社會開始工作,隨著日復一日的上班、下班,浮動的心緒慢慢從空中降落。每天循著相同的路線通勤,做著有些微差異但大抵相同的工作,下班時,看著車窗外類似的風景,和逐漸遞嬗的臉孔們打招呼…由於變動少了一點,發呆的時間多了一些,足以用來「反省」與「思念」的時間,就多了好大一疊。

許久沒提到「日子」這詞,大概是對未來的浪漫想像稍微少了、對過去的誠實懷念也稍微不誠實了。

「日子」慢慢地過,一點一點懂得大人的世界…蹲據在向前流動的光陰之船上,日復一日加倍懷念少時。水藍色的日子裡,輕緩漫步在夜裡靜謐的校園,總有人可以說話、總有人可以無限陪伴-年輕、物質性低、重視精神生活、信任、無牽無掛、懷抱著夢想、相信世界還有無限可能、從不失望。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