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又是 NBA 的季節。

原本那些高高壯壯的黑人球星,她一個也不認識,頂多勉強記得國中老師喜愛的飛人喬丹,唯一的印象還是個商標。但他喜歡 Kobe Bryant,喜歡在電視機前看著讓她摸不著頭緒的 NBA 球賽,喜歡打球。於是她的世界裡逐漸多了 Kobe, Nash 等…原本一個名字也喊不出來,渾身臭汗的男人名字們。

於是逐漸習慣了,分區賽、冠亞軍賽、季後賽等亂七八糟的比賽名堂。也慢慢不將「費城 76 人」當成奇人軼事的代稱。一點一點懂得了比賽規則,從不明所以的局外人到心跳加速、緊盯賽事的觀眾。

某年夏季,她自個兒去了 Boston,去了 NY。晃過第五大道富麗堂皇的店家,踏入 NBA 專賣店,店裡洋洋灑灑陳列著 NBA 球星們的水泥掌印,一比劃,每個都足足比她的手大上一倍。她拿著相機,一一將認識、不認識的球星人形看板攝下;在店裡逡巡著,印著 Kobe 背號的金黃浴巾夾敘著帝王紫,標籤上的數字令她咋舌,但比起他興奮的笑臉,值得。

櫃台邊,放著一疊印字T,上面的 Logo 與人名她並不認識,但價錢挺討喜,於是一併成為此行的紀念品。

返國後,期望中的興奮笑臉讓她很滿意,獻寶似的將印字T拿出,沒得到預期中的歡呼,倒迎來小小地委屈:「你怎麼買了馬刺的冠軍紀念T?」

哎呀。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記憶裡有很多抽屜,隨意打開,流金歲月灑落一地。

有時我不忍卒睹已逝去的幸福,害怕快樂不再的痛苦折磨自己。

但潘朵拉的盒子代表誘惑,於是忍不住放縱自己投入漫長的思念與握不住的回憶。

我以為時間可以讓我停止想念,我以為許許多多與那段日子無關的物品充斥生活中,便足以讓我忘記櫥櫃中靜置的一百種紀念。

直到今天終於明白,重複不斷地思念不會終結,只要打開記憶的抽屜,我總會因為不再現的過去而哭,也總會因為每一樣共同的物品毀壞而難受。而終於明白地是,我所有的哀悼與眼淚,是為了追憶最單純的自己,與共享過的,最清澈美麗、毫無雜質的青春年少。

我從來沒有一天不想念,也從來沒有一天不想回去。最終找到了回不去的答案,因為時間不可能倒流,因為理直氣壯的索求與任性已經被留在那年的校園裡,因為長大後,逐漸碰到了許許多多的時不予我,逐漸開始明白自己「可能」要什麼,「可能」不要什麼…

可是呀,親愛的…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 spring 242.jpg

 

很喜歡 MJ 的一首歌:Heal The World

第一次完整看完歌詞並一字一句認真聽完全曲,卻是在他逝世後。那首歌搭配著祕魯大地震後的圖文敘述,生生把眼淚逼出來,然後我便一直記得,世界上有人們,真正為了創造一個更美好燦爛的世界在努力著。

前些日子到華山藝文特區看幾米展,晃呀晃到了台灣世界展望會辦的兒童攝影展。其實照片我沒有看完,便直接拿起捐款申請書細細填寫。

開始工作後一直在練習控制收支,並替自己建立投資理財的觀念。錙銖必較、嘗試開源節流之外 (heal my world),唯獨 Heal the world 這件事情還沒去做。終於有收入了,終於我從負債 (無產出) 的一方成為有收入 (產出) 的人,那每個月把一些小小的金額撥出去,讓世界上任何角落,比我弱勢的人們,接受有規劃的長久幫助,則是義不容辭的社會責任。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