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到現在五個多月,好久沒有交作業。

其實一直在心裡掛記著,但工作後的假日,很捨不得不出門;另一方面,每天在工作上得到的感觸與想法,出現得太多太急,有時候,前一天的想法會很快被隔天或是隔幾天的思考 / 經驗推翻。於是我寫不出新的作業,每天都在變動、學習與思考中翻滾著。

工作初期,記得與友人略為討論過:工作之於我們,究竟是什麼意義?

他那時開始懷疑自己孜孜矻矻終日的意義,而我還記得,當時回答:「工作是為了生活,工作之餘,不能忘記生活。」 生活為何,則個人有不同的定義。

然而,就在我如此回答著,建議他兼顧生活品質及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後,過沒多久,自己的下班時間開始從晚上八點、九點...逐步延伸...最晚到了晚上十一點半。某天關了樓層的燈,我開始思考自己當初給他的回答與建議:工作之於我,究竟是什麼?是活口的方式?又或者是某種程度值得追尋的生命意義?

活口是必然的。初出社會,必要以累積生活資本為部分工作目標,賺到了錢,才有機會懷抱著資本朝向自我理想中的生活品質邁進。若這是部分理由,那自願非義務性加班的理由又是什麼?慣性加班時,搭公車回家每每途經台北橋夜景,這是我一天中最放空、最自我的時間。我很喜愛這個多橋的城市,看著重複又有微小不同的夜景,我知道自己正在回家的路上。於是慢慢地知道,若要區分工作與生活,首先必須先忘記隨時用手機回 email 的習慣。

思考至此會遭遇一個問題:工作該做到什麼程度,才是 "OK, let's take a rest." 的時候?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