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mony.jpg

 

工作到現在兩個多月,天天和 Android 這個最近正夯的 OS 為伍,要說我有多瞭解它也不敢講,倒是想起碩二時不顧大家說「你八成聽不懂」(而事實上也沒有很懂)衝去報名的 Android 工作坊。

當時 Kat 的技術總監 Joseph 資工系上舉行一個 Android 開發平台的推廣工作坊,幸好揪到煙清一起報名,我當時被 Android 這個很難懂的名字(到底這名字誰取的?)和一連串的 SDK 等工具安裝弄傻了,想說只是寫個程式,怎麼要先鋪設這麼多動作…到後來在煙清的幫忙下,總算弄出這個小時鐘…還有我最喜歡嵌入程式裡的,自己的名字。

工作坊結束之後,我以為我不會再碰到這個我一點也不瞭解的東西後…HTC 的參訪,這東西又出現了。最後,我現在的工作,竟然日日與它為伍…於是只好用「緣份是很奇妙的」這句通俗話語總結。

我怎麼會(能)寫出這種東西啊!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想。因為只要一想,就會陷入過往的情境中,難以跳脫。」

某一年的冬天,穿著紅色楔形鞋的女孩這樣說著。

在經過千年的追尋之後,披著羽衣的男孩縱走時光罅隙,終於來到女孩身邊,顫抖著雙手遞出滿載回憶的儲思盆,希望過往的甜美燦爛足以喚回女孩看似遺失的記憶。

用指尖試了試儲思盆裡的水溫,女孩被酸麻的刺痛感驚嚇而縮回手指。腦海裡瞬間跑過千萬種思緒,然後又忽然消失了。望著儲思盆裡自己的倒影發呆,好熟悉又好遙遠的感覺包圍著女孩。

不知道過了多久,女孩抬起頭,對縱走千年光陰的男孩說出了那句話。

「我已經到達這裡很久了。」女孩倚靠著手扶梯旁的木椅如此說著。而彷彿突然通上電似的,誠品信義店裡播放的音樂與周遭人聲又流動鮮明起來。

「我已經到達這裡很久、很久,所以,」頓了頓,女孩很緩慢、很認真、很用力的看著男孩,以及,他身上的羽衣。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9061.JPG

 

工作到現在一個半月,過程中除了許多需要學習的事物之外,更多的是認知上的衝擊,現實生活與理想化的學界本來就完全不同;身邊的人們懷抱著大大小小的理由進入/不進入業界,都是對人生的實踐,或許我的感想多了點,但想稍微說說小小的,一點小小的心得。

1. 多看,多聽,多問

由於我自己的工作性質,不可能少說話,所以把「少說話」先拿掉不談。剛進公司前兩天,睜大眼睛觀察周遭環境與人們互動的內容,被大家交談時話語裡快速帶過的專有名詞嚇壞了,太多太多我不理解、不曾接觸的詞彙,更遑論知道其所指涉的意義。

唯一的方法就是「背」,那陣子我隨時抱著一本筆記本,聽到不會的字,記下來,馬上查/問,然後用考聯考的精神想辦法讓自己速速背起來。那陣子,直到現在,我依舊覺得對於這種生字,非得「不恥下問」,絕對不能「不懂裝懂」,想說帶過就算了,有些單字在業界或自己公司裡的用法並不是表面上翻譯的意思,一定要想辦法搞清楚大家的用法,「開口問」則是一定要努力克服的心理障礙-因為搞不懂,工作上出差錯,對大家都不太好。寧可好好的虛心求教,相信人很好的大家一定會伸出援手。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