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聽著劉若英的新專輯第二主打,我不想念,突然好想寫寫我的小日記。


最近的日子裡,耳洞好多了,頭髮該捲捲的地方,竟然又捲了起來。原來很多事情只要擺著不太在意,自己都會慢慢變好的。

Day by day, in everyway, I'm getting better and better.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種天氣,特別會讓人感到寂寞
很巨大的,灰色的寂寞,鋪天蓋地向人壓來。

這些日子以來,
我沒有一天停止思考,究竟是好,是壞?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如果會讓我想起你的,是可以自己做到的事情,那我決定不再從那角度去想你了。就是不去想你的意思。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享受思念的滋味。

「陰雨天裡,外頭低溫驟冷,室內暖氣悄悄運轉。床頭音響放著慵懶的爵士,綿軟的床上女人的背光裸一片,純白的床單滑落腰際,描繪出腰部往下的起伏曲線,險拎拎的,好像遮住什麼,也似乎什麼都遮不住。」

「門外,男人啜著慣常飲用的黑咖啡,從工作室往臥房的方向覷著。他習慣小口小口細細品嚐咖啡的香氣與甘美,這天咖啡卻彷彿失了魅力,僅僅成為他凝視行為的陪襯。」

這兩個人是什麼關係?而工作室與臥房的共生共存…卻讓人不解。為什麼不就走去床邊喚醒她?工作室是個人工作室,還是公司裡的工作室…

她擎著加了牛奶的 white coffee,順手闔上貌似難解,看起來卻又不深刻的小說讀本發想作業-「我根本不是寫小說的料…老師這作業到底要幹嘛?」邊在心底哀嘆著。

小說是作者非常個人的經驗,讀小說時,總會讓人懷疑其中有多少作者自己的影子,可不是只有人物在說話而已。因為如此,她不愛在課堂上展示自己的小說,過去的某些人生片段印象十分強烈,以至於她的文章裡,難以拔除的回憶影子過份濃烈到難以忽視。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