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週末早晨,一個人在研究室喝著加了統一鮮乳的咖啡,突然感受到「時間會改變一個人」這回事,就像一直堅持喝光泉牛乳的我,竟然有一天也喝起曾經嫌棄的統一鮮乳一樣。

時間是沒辦法真正度量的東西,所有的秒、分和小時,都只是人類自己給自己所加上的指標和束縛,而事實上,並沒有人可以真正從指縫中留住時間的什麼。但神奇的是,人類自己,就在這個無法觸及的時間裡,逐步改變了。

我們都以為自己有著亙古不移的堅持,從不認為那些堅持會被時間慢慢慢慢地改變著。過去,我堅持只喝光泉,對小七販售的鮮乳從不看一眼,而隨著歲月和人的離散,不再習慣到校園另一邊用餐的我,也和那裡販售的光泉牛乳分開了,轉而就近選擇小七裡的鮮乳,然後覺得,小七的鮮乳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又例如,那人曾經習慣,上了線就和你打聲招呼,然後各自在電腦前做自己的事情,彼此在msn最顯眼的群組裡,不遠不近的陪伴著;到如今,那個溫暖的人卻停留在過去的時間裡,就算他再上了線,你也恍若不見,僅僅將他擺放在msn主視窗最下方的「其他」群組裡,彼此線上的距離仍舊看似不遠不近,而心的距離,卻早已遠去。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Hey, dear C,


Time goes pretty fast, how have you been?

There are some questions I want to ask you - before we meet again. Like this one: Do you miss your girl?

Miss, is a really interesting word. As a verb, it refers to "to think of someone" but also means "lose." Kind of two opposite meanings; which one will you choose from? Actually, I'm not really care your answer but just want to make you think.

Five years passed, since we have gone through our youth and gotten old. I've been asking you this question again and again, but what for? It's silly.

Dear C, are you still waiting? Me?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人說:「聽歌是最爛的療傷方法。」不過情歌卻總是前仆後繼的出,腦海中有的記憶,從國中一路鋪陳延展到了現在,情歌一首又一首,旋律不停不停地飄,漫天蓋地,化成了環繞整個世界的音符。

小時候不懂歌詞的意義,聽了似懂非懂,聽膩了旋律便將曲子棄置不理,轉而迎向新的樂曲。如今度過青澀歲月,走到略為蒼涼的情感高原,回首前塵,舊歌重聽,忽然品出些甜蜜苦澀,忽然又聽懂些什麼,然後把這些歌再度擁得緊緊的靠在心頭。

情歌播放著,悲傷的人一首一首聽,快樂的人不會一首接一首聽。快樂的人只要有一點點輕盈的歌曲激發高昂的情緒,就可以開心前往讓自己快樂的地方;而悲傷的人,除了自己心底,沒有更悲傷的地方可以去,所以讓憂傷的歌曲,一首接一首陪伴自己,細細品嘗歌詞裡與過去相似的地方,喚醒曾經快樂曾經難受的回憶。

所以說,「聽歌是最爛的療傷方法。」一首歌一首歌聽著,眼淚很輕易地脫離控制,一滴兩滴三滴的掉落潰堤;但聽歌也可能是重新振作的方法,有些歌曲是正向的,有些歌曲是鼓舞的,聽了讓人可以積累一些些,重新出發的動力。只是,一個人困坐悲傷愁城,畢竟是比自己重新站起來要容易些。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論如何,所有的一切選擇,都只要你幸福就好了。」

會說出這種夾帶滿滿祝福,卻毫不考慮自己的話語,如果不是一點都不愛那個人,就是太愛太愛那個人了。

怕冷的自己為什麼選擇離開溫暖的台灣,千里迢迢跑到寒冷的北國來受凍,箇中動機,回頭思量卻是百轉千迴,難以釐清。那陣子的台灣正遭逢幾年的經濟劇變,景氣曲線雖是爬升的,但畢竟跌得重了,爬回來的速度也緩慢得讓人心焦;而她就在眾人的瞠目結舌中辭去收入豐厚穩定的工作,毅然決然離開台灣,提起皮箱獨自到了紐約。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究是看完了這部電影,幸好我看完了這部電影,我開始可以回答一些,自己在讀過書後提出的問題。

看過別人的心得,記得有人說「電影比小說差」,我想一定會被這樣講的,因為片子裡略去了許多小細節,許多應該要被堆砌出來,方能了解寧靜與爽然那股深情的小細節;但電影裡,少了那些小細節與原著小說裡的對白,卻多了些行為、光影、音樂、淚水和傷痛。

看完小說時,或許是太想一窺究竟,看得較快,我沒有落淚;但看完電影,雖然中途曾抱怨太過簡略,看到爽然病了那段卻開始揪心,看到片末,聽完周迅與張信哲的獨白,便幾乎哭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昨夜想著得寫這篇文章,晨起預備工作,卻怎麼也放不下,於是讓它出世吧。


從去年的平安夜開始,陸陸續續接到一些惡耗-不管是我自己的親屬,亦或身邊好友遠或近的親人們;扳扳手指,近一兩個月來,竟然已經是第五次了。

人的生命多麼脆弱,理應連續的時間,要斷裂又是這麼突然。即使我們以為自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當死神揚手揮下那把鐮刀時,卻依然措手不及,瞠目結舌的愣在原地,然後無力控制地憑藉心底依戀決定眼淚奔流的速度。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久沒看這種硬底子的中國文體。早忘記怎得知這本書了,想起約略是哪個部落格書寫著文評,就這麼碰巧給我瞧見;然後在校內天高地遠的人社圖書館預約到,一翻,就怎麼也捨不下了。

讀得時候不如點著官網的配樂播放著聽,細想,我也很久不曾體會胡琴這種柔美淒楚的悠遠了。

這〈趙寧靜的傳奇〉分成三部:〈妾住長城外〉、〈停車暫借問〉、〈卻遺枕函淚〉,一部串連一部,將女主角趙寧靜從年方十八的青春爛漫,一路牽著走著,越過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北大荒,走過歌舞昇平的上海,來到了近世巷弄中寫實又略帶蒼涼香港。而吉田千重、林爽然和熊應生這三個男人,也正不偏不倚地佔據了這三段歲月。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圖:法新社

拖著被病毒侵襲兩天的身體開了電腦,遙望著兩天後的會議截稿日期,煩躁。想著用新聞來幫自己暖機,一點開新聞首頁卻瞧見這張照片-原來從宇宙觀看的地球並不是我想像中那顆深藍色行星,卻看似是被黴菌包圍的一顆圓型球體。

目前地球軌道上約有一萬八千件人類製造的太空垃圾飄浮,這些物體都受到美國戰略指揮部轄下的聯合太空任務中心的監測。」新聞是這麼說的。

原來地球是這樣子的,被自己所生養的人類硬生生用垃圾製作了一件「華美的衣裳」;偶爾也會感覺自己的生命被各種有形無形的垃圾充斥,猶如蒼蠅般,驅之不去,揮之又來,混沌間我們竟跟地球一樣,身不由己得陷入綿長的悲哀。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些天買了雙美麗的黑色漆皮高跟鞋,閃亮鞋面,銀白色環扣搭配雅緻的緞摺,鞋跟很窈窕,但非纖細到危險的程度,是很美麗的鞋型,看過的人都稱讚它是一雙美麗的鞋子。

只是,它雖美麗,卻不完全吻合我的腳,穿著晃了兩天,左右腳跟各有水泡狠狠的浮腫起來。記得前天在櫥窗裡看見它,我告訴自己:「就試一試吧。」雖然不買高跟鞋很久了,但女人總是為著美麗的鞋子著迷,於是毫不克制地在物慾驅使下將它捧回家。

其實我知道它是危險的,幾多年積累的直覺告訴我-它會傷害我的腳。所以,在忍不住將它穿出門前,我努力做了幾個預防措施,像是鞋底黏上防滑墊、在腳後跟貼上透氣膠布,甚至出門前提早一兩個小時在房內穿著它培養感情。

只是所有的努力,都在雙腳告訴我:「這雙鞋子和我們並不契合...」後白費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好像每過一陣子,「愛情」這議題就又會出現在討論裡。這回,是想起了藤井樹在《聽笨金魚唱歌》裡寫過的那段文字:

要忘記一個妳深愛的人,或許,只能靠著時間,和一個深愛妳的人。

時間,只能證明愛的深淺,只能讓人不斷體會迷宮裡的路有多長、多遠;
所以,忘記你需要的不是時間。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早春的溼潤天氣裡,想起一些,關於男孩女孩的事情。



照片是那年大姊姊畢業團拍時的校園角落-我都不記得自己有這個包包了,還有那隻代表緣份的三順豬。

而我想起的,是關於「海角天涯」這被浮泛運用的名詞,這名詞對男人與女人來說,是迥然相異的兩個意義。人們總認為到不了的遙遠地方就是海角天涯,但我總聽說,對女孩們來講,「海角天涯」意味著自己願意為那個人奔波到多遠的地方,或是計畫前往的一方陌生天地;而男人呢?總是停留在原地,仰望著,或說是等待著,等待彼方的女人千里迢迢投入自己的懷抱,或根本甚麼也不做,就僅僅是遙望著。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們為愛還在學 學溝通的語言 學著諒解 學著不流淚
等到我們學會飛 飛越黑夜和考驗 日子就要從孤單裡畢業...


孫燕姿唱的〈愛情證書〉突然浮現在腦袋裡,不斷迴盪著的就是這幾句歌詞,因為我正在揣摩著,在愛情裡,甚麼叫做「體貼」,甚麼叫做「諒解」。

前幾天看了奈奈寫的一篇〈疼女人的藝術〉,但我私自將它改名叫做〈吵架的藝術〉,看完以後我花了些時間思考,我跟親愛的家人、情人曾經的相處情況是甚麼樣子,想了想,覺得自己一定是忽略了許許多多的「真心話」,才會時不時的和小妹子吵架鬧得大家不愉快。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立春,中午meeting結束,老師約著大夥兒吃午餐。在一家隱密的客家休閒農莊-竹園用過午餐後,接著到寶山水庫走春。這不是第一次去寶山水庫,但卻是初次這麼徹底的環湖走一遭。

從竹科後門循園區二路直行,再延著狹小的水仙路接新湖路,車子停在沙湖壢藝術村,這是緊鄰寶山水庫,擁有臨湖美景的一個咖啡廳,也兼營畫廊與藝術展覽。



我們環著湖走,將沙湖壢園區內可行的步道都繞遍了(其實不大,可愛的山櫻花已經盛開),老師提議回返入口,驅車往寶山水庫的吊橋去。到了碧湖吊橋(有點搞混可以開車的是哪一座),狹小的木造橋輔以鋼筋,寬度僅容一個車身通過,老師毅然決然的將滿載五人的轎車開上橋,木造橋發出危險的哀鳴,一夥人神經緊繃,緊盯著輪下一片片看似脆弱的木板...幸而是平安度過了;過橋將車停放安穩,不打算續往寶二水庫,沿著鋪設整齊的環湖步道我們開始漫步。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鑽進paper海裡泅泳,immersion狀態成功的腦袋裡裝的都是怎樣才能順利畢業、怎樣才能投稿成功,隨手翻翻過去有人大力推薦的工具書,一翻之下倒是欲罷不能,深感相見恨晚。詢問學弟妹卻沒人聽過這本書,故推薦給大家,免成未來的遺珠之憾。

畢恆達教授的《教授為什麼沒告訴我?》在學術界出版已經邁入第四年,這本書適合閱讀的時間很廣,從「預研生」的身分到「論文撰寫」的過程都值得閱讀,但我的建議是從對學術界有興趣的初始便可以開始閱讀,越早開始建立想法,就是替自己多舖平一段研究的路途。主要針對是社科研究的領域,雖然理工方面可能不太適宜(很多理工科的研究論文撰寫都是師徒制的傳承或技術研發,跟社科相比較少建立完整嚴謹的架構),但閱讀之餘也可幫助自己增進學術研究的思考理路。

內容其實就是順完整個論文架構,從研究主題的選定、文獻回顧蒐集閱讀與整理、研究方法到結果分析,畢恆達教授融會數十年學術生涯思考與口試經驗積累,替「研究初學者」整理出這本建言。順著書本的脈絡讀下去,可以釐清、了解自己平時在做的事情(老師要求讀paper、找題目)究竟是怎麼回事,應該怎麼進行可以比較順遂適宜。以我自己的閱讀經驗,算是把腦袋裡的一方方的小池子串連起來,變成比較會唱歌的小溪。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繼熟女聖經-Sex and the City(慾望城市)之後,近來讓我期待已久的都會「女人」電影。一直以來對城市電影的偏好,就是以女性為敘事主軸的劇情,或許女性為主體,要比男性間的角力鬥爭更多了份細膩與溫柔,在觀賞The Women的預告片時,我就告訴自己「這部片不容錯過」。

我喜歡編劇對幾位女人的描寫(雖然真正鮮活的只有幾位),劇情並不像宣傳中說的「好萊塢唯一歧視男性的電影」,男性在這部片中即使從頭至尾沒有露臉,卻無所不在(Mary Haines的先生就最佳例子)。男性控制、操弄了片中女人們的生活與情緒,我不反對如此,觀影目的本來就不是看見一部純粹女性主義,抹除所有男性痕跡的電影-那樣脫離了現實,也忒做作了。

編劇與導演將「時尚」和「女人」這兩個元素運用得很靈活,雖然不像The Devil Wears Prada或Sex and the city那般,無所不用其極的突顯「時尚」,卻也是一趟不錯的視覺饗宴。在「女人」這層面,我喜歡編劇用一些小地方把女人的普遍習性表現出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看了這部轟動一時的動畫片,一開始被預告片文宣誤導,想說怎麼會有人想看「宅男機器人」,觀影完畢之後,想來大約是宣傳認為「宅男」這詞較為引人注目,特地誤用來做為Wall-E的文宣,有利有弊吧,瓦力一點都不宅呢。

現在應該很少人沒看過這部片子,畢竟是皮克斯近來作品中的上選,看之前一直被大家說「這部片沒什麼對話喔~」完全不明究理,邊看就逐漸明白了。但因為沒有對話,看電影時反而需要更認真,注意力不太能渙散,否則會看不懂在演什麼。

一開始的劇情鋪陳是枯燥了些,Wall-E在地球上與Eve的相遇過程;導演編劇應該有意鋪陳一種懸疑的氣氛,一開始並不講出是「誰」派了Eve來地球探測生命的-也不是生命,否則小強怎麼沒被抓起來(防雷,就不多說)。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