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音樂和文字,大概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兩大精神糧食。

文字的input是圖書館裡龐大的藏書量,偶爾會在誠品書店一頭栽進原木的溫暖氛圍然後快速翻完一本簡單小書,而多半時候,我會在書局查詢、謄錄想看的書目,接著回來找找圖書館裡的藏書,如果沒有,就嘗試推薦購買-我相信好書是值得等待的,(荷包也值得善待...),推薦購買的書籍,因為可以第一個借閱,每次拿在手上的都是熱騰騰的新書,如此,擁有新書的虛榮滿足了,對文字的渴望也舒解了。

而文字的output,自然是這個小小的部落格,有事沒事就上來寫些呢喃自語,而今正逢碩二研究緊要關頭,部落格update太頻繁還會被擔憂我前途的友伴嘀咕兩句...但,sometimes就是不吐不快。寫部落格之外,平日出門在外,也會用手寫下閱讀或行走的隨想(其實我挺愛寫字),有時覺得腦袋瓜就要滿出來了,卻沒辦法隨手抄下,那感覺實在有點焦慮和憂愁,因此總是帶著小便條本還有好寫的HI-TEC 0.3,也會寫在可愛的記事本裡。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囈語之一

基於青春的難能可貴,為了回憶與珍惜,我們用力燃燒,淚水模糊了雙眼卻不會永遠遮蔽視線;在愛與不愛間掙扎,人卻忘記自己其實並不真正懂愛-或許因為看多了言情的影像與文字,潛意識裡我們以為自己懂了,但事實上,並不及古今智慧一二。

《未央歌》裡鹿橋說:「年華不比金錢,它是誰也公平的分到了一份的。而它又是任誰留也留不住的。」其實是為了某段詞(且縱歌聲穿山去,埋此心情青松底,常棲息。)去查《未央歌》,卻在花想集這部落格裡看見更痛快的話:「既然人生悲劇在沒有人有錯誤的情況下仍會產生,那麼就任性痛快地演一場可愛的悲劇!」

甚妙,快哉!而真實也的確如此。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偶然看見奇摩音樂裡,范逸臣/情書的MV,好喜歡裡面的一段話:「我相信,離開終究會有始有終,有一天,我將能為你描寫彩紅。」然後想起最近甘冒手腕疼痛,拼命拼命寫的一疊信。

我們的時間一去不回頭,而年輕的眼淚還嚐不出滋味,不知道隨著白駒過隙,會慢慢品出些甚麼。

用一支支不同顏色的水性筆,細細書寫著心情,綿延不斷的墨跡,兀自發疼的手腕,寫出些甚麼,寫了些甚麼,雖然心情劇烈轉變,雖然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任性,雖然都明白,我仍任性的在這裡打字,不願意回歸到常軌裡-文字代替我哭泣,逆著秋風長髮沉痛,甚麼時候,我們還能一起看彩虹?

我寫的情書,甚麼時候會送到你手上?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所有人都已經看清現實,卻只剩下我還躲在自以為是的象牙塔中時,那已經注定了錯誤與傷痛。

時間過得很快,最快樂的那段日子已經遠離三個月,三個月的時間巨輪足以轉動到人事全非(像當兵三個月的耕宇說:「學校怎麼變那麼多」一樣);想起曾經是231小公主的日子,那時候我可以歡快地跑跑跳跳,過馬路即便漫不經心也有人替我招呼,但今天獨自走在湖畔,步伐穩穩的不快不慢-之前我常常跌倒或扭傷,總仰賴你們攙扶,但一個人走路的時候,只要慢慢的,專心的走,其實也不太會跌倒。

那段日子好開心,我才會使盡辦法要留住光陰,謝謝那天,大家好心的陪我演了一場戲,讓我以為甚麼都沒真正的改變,逝去的美好還可以繼續;但原來那天我看到的只是留戀現世的記憶幽魂,輕泣掙扎著要我鬆手讓它們好好遠離。

在哀哭與痛楚中度日,終於看清了些甚麼然後再也無法欺騙自己,你們也不忍心再陪著我騙自己了吧。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去當兵,對我最大的差別是,我想哭的時候,你不在身邊。

但其實,你入伍前,我哭的次數沒這麼頻繁,最近卻時常眼淚潰堤,浮泛到我以為自己的淚水比甚麼都廉價。如果你在,我哭的時候你可以做甚麼呢?

眼淚不會乾的,在愛情死亡前。

而從出生後擁有感情的那一天起,我們就一直一直在等,等開始和結束。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H的小說裡看到一段話:「猜不猜得到結局,有那麼重要嗎?我重視的是和你之間的過程...」,應該說,這段話是我「曾經」閱讀H的小說時,抄寫下來的一段話。

或許如今的理解已經和當初作者寫作的初衷迥異了,也與當初抄寫的動機相悖離,但現在我想:「結局,大概很重要。」

我不知道和身為女人有沒有關係,但至少我的感情,很難是註定沒有結局的(至少要能美麗想像),一段未來混沌不明的感情讓人卻步,即便路途上風光明媚,鳥語花香,遙遠的彼方卻霧裡看花,而沒有結局的註定則殘忍的剝奪想像空間-那是一段沒有歸屬的情感,沒有歸屬的情感,一旦缺乏聚凝,便容易消散。

早起看到草莓寫的文章:物必自腐而後蟲生<上>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入伍之後,「接電話」變成每天最大的事件,我不知道電話甚麼時候會響起,在差不多可以打電話的時段,總是緊張兮兮的盯著手機,深怕錯過它唱歌的任何一次機會。

版上說「沒接到是正常,接到電話算賺到」,雖然知道應該調整心態,不要預設你今天會打來,但總是會抱著小小(其實很大)的期待;我已經算幸運了吧,站崗版上,沒接到電話的女孩比比皆是,至少你入伍的每一天,我總能聽到你的聲音。

隨著時間流逝(也才沒幾天,我卻覺得已經過了好久),你的聲音越來越好,不若第一天的疲憊與低潮,慢慢回復到平常穩定的情緒-聽你適應得不錯我就放心了,看來比較不能轉換好的,果然還是在外面等待的我。

所以我會加油,好好過自己的生活。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其實我本來以為自己可以不用關心,不用擔心,你會自己把所有事情搞定,然後乖乖的去,平平安安的回來我身邊-我本來真的以為這一切與我的關聯不大,你離開對我的生活影響不大,我真的真的曾經這麼以為。

直到你出門的前一天,我都還對兵種、部隊、準備物品等等的不熟悉;但那天晚上,我卻開始揣想,不知道你將要進去的是甚麼樣的世界,甚麼樣的地方,於是跑去上PTT,記得你說,你都是看板知道要準備甚麼物品和訓練內容的。

我本來以為,軍旅版的分類,這輩子大概和我無緣,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像現在這樣,一直掛在PTT上,重複著讀取新文章,重複的了解各營各連的最新動向-版上說,這叫做「站崗」。

看板之後我才知道,這個島國上有這麼多的女人持續在想念著入伍的對方,在小小的純文字格式黑幕視窗,夾帶著這麼這麼多思念與牽掛...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你入伍了,迅速簡單到讓人措手不及(別離會有準備好的一天嗎?);今早醒來我睡在床尾,因為清晨想起身卻不能而胡亂倒在棉被上,不願睜眼面對我所抗拒的新生活。

我本來以為,沒有你的陪伴,我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因為人不該總是依賴另一個人而活,不是嗎?

沒想到,一早起床梳整自己,卻連打扮都意興闌珊,純黑色手染點綴以花瓣圖案長裙正在風乾,土耳其藍多層次印度風格的裙襬委頓在衣櫥裡,曾讓我驕矜自滿的彩色象徵手環更被棄置在窗格上;而因你不在電話或網路的另一頭陪伴我,怪異難馴的人群恐懼症又復發,近晌午我仍賴在宿舍不肯遠行...

我討厭你入伍,即使心裡清楚明白那是成長的過程與磨練,對你是,對我也是。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誠品看到這本書好興奮,我一直很愛詹宏志的書寫。他在自序中說:「人生來是個張望者,呆坐著,看著世界在他眼前流動…」,而詹宏志本人就是一個敏銳的觀察者,讀他的文字,讓人深刻感受到「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的真義,輕輕緩緩不見激情起伏的文字,卻帶出深刻簡單的感動,而他的觀看之眼彷彿寬懷了整個世界,所有的人、事、物都不曾在他眼前錯過,不論是一朵「沾著露水、可憐楚楚的小紫花」或「賣著饅頭的山東老兵」;文人的心思很細膩,書中數章描寫作者童稚記憶的篇幅讓人驚艷,較之沈復微觀具想像力的《兒時記趣》,因為內容貼近台灣戰後與變動的陣痛時期,又更叫人耽溺了。

翻看這本《綠光往事》(In search of lost time),反覆想著在目前有限的生命裡,我經歷過些甚麼值得這樣書寫與記憶?幾經思量卻遍尋不著,或許過去的我不曾睜開觀世之眼,就這樣讓珍稀的時間靜默且輕易得溜走竄逃。讀著書,我卻懷疑詹宏志腦袋裡擁有甚麼樣的時間記憶庫,為什麼他可以把原該是逐漸走遠的歷史描述的這般清楚?更何況有些內容,應當是記憶淺薄模糊的童稚印象呀。也許是天生對文字與故事的敏銳而啟蒙早,反倒記得深了?

喜歡他寫著:「生命裡的每個片刻都有特殊的存在之理。」書裡被細細描寫人物景色,透過徐徐的散文走筆仿若一場熱鬧卻無聲的電影,我們觀影,也入戲;閱讀詹宏志對己身經歷的幽微洞悉,我反躬自省,更加珍惜生命中短暫的吉光片羽,時間流動難以止息,我們以為可以用眼淚把時間凝結,事實上時間只會停留在記憶裡,而記憶卻會隨著線性的時間持續滑走佚失,不捨之下我們只好寫作,以文字將時間禁錮,記下所有依依難解的心緒,改日翻看,或許便如當頭棒喝般頓悟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目送載他遠行的火車離開,我轉身迅速融入穿越天橋的人群中,在對面的第一月台,將載我往北歸返,15:16的自強號就要進站了。

熟練地鑽進火車-畢竟過去十多年,年節返鄉總是依偎著父母親坐長途火車返回高雄台南的老家,很快找到9車02號的位置,幸運得到一個車頭的窗邊小窩,我在那一方玻璃前安頓下來,掛好隨身行李,凝望著月台上來來往往的人群,竟不知不覺呆了。

火車很快啟動,車身隨著鐵軌的接壤處搖晃,晃啊晃啊,許久不曾體會過這晃動,配合著喀答喀答軌道與車軌的摩擦聲,童稚時的鐵道記憶漸漸浮現,彷彿我又回到那趴在窗台上好奇張望的年歲。記得往年車過山城苗栗,我和妹妹總數著一個個的山洞,並在轉換成黑夜的瞬間驚呼;又記得某年和家人乘坐夜車往花蓮台東,車行過漆黑的海岸,事實上我甚麼也看不清,車廂裡很安靜,鮮有人交談,我在火車規律的晃動與喀答喀答的接軌聲中睡去,那晃動有如羊水般溫柔,靜靜安穩了躁動的青春。

離開新竹火車站,軌道穿過城市轉眼到了鄉村,遠遠的山邊我似乎見到延伸而去的高速公路,那是五年多來載送我往返兩地的記憶,時間已經長遠發酵至使不知何處為家,我「回」台北,我也「回」新竹,理應被成長記憶所劃分的地域界線,竟輕易被現有的感知所打破。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俊俊即將入伍,慣常搭乘的自強號這次只買了單程票,看著售票口電子屏幕上顯示的票價 - 423元,還很不習慣,直到看見那唯一的一張票遞到他手上,才忽然有了「單程」的感覺;然後突然興起搭火車回家的念頭,視線爬著時刻表細密的格子,揀選了15:16的自強號班次,轉身同站務員買了票,把總是沿著高速公路伸展的返家記憶延伸到鐵道上。

天氣很晴朗,周六的火車站沒有昨夜那般擁擠,許久不曾搭火車,原本長久佇立在驗票口的剪票員已不復見,入口轉換成磁卡式的自動閘門,把手中硬質的磁票插入,轉瞬間打個洞後便可通過,也別忘記取走機器吐出的票卡。

一進站就是往北的第一月台,瞧瞧手中的磁票,對比他的火車時間-與我相差約八分鐘,便伴著走過橫跨鐵軌的天橋,來到南向的第二月台。

月台上旅客很多,我們擎著剛買的飲料遍尋不著位置,最後在另一側的候車處覓到兩個狹小的座椅;將送他入伍的分離心情是複雜的,我既懷疑自己遺忘四年半載的獨自生活能力,也不捨他將進入那個我幾乎一無所知的草綠色領域。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riting Center的正妹老師】

又跑去上Writing Center的課,這禮拜上Grammer (Basic);真不該自取其辱,但本學期開始寫作中心要求先通過紙筆測驗才能選課,在經過三十分鐘的寫作能力測驗後(幼珊姐姐我辜負你關愛的微笑了...),隔兩天不出所料收到一封用粗體字外加驚嘆號註明初級!的email,雖然在意料之內,但看到粗體還有驚嘆號...我小小的自尊心還是受了點傷...

之前上過Jill的學術英文寫作(Academic English Writing),還有幼珊姐姐的托福寫作 (TOEFL writing),我從此歸納出寫作中心專出正妹老師的理論,今天上Yvette老師的Grammer,完全符合我的理論,又是正妹一枚,難怪我上寫作中心的課speaking都練得比writing多,有幸讓正妹老師上課實在賞心悅目,而且講話都輕聲細語,面帶微笑,光看心裡就很甜蜜,雖然我上的是Basic...(為什麼要強調呢?)

沒圖沒真相,那來看看Jill的照片好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爹娘趁連續假期回高雄度假去了,順便與親戚朋友聯絡感情,小妹子的期中考屆臨,我自己也離不開台北,於是進行了幾天的「持家實習」。

昨天和Lab 231的大家跑去動物園,筋疲力盡的回家,發現小妹晚上沒怎麼讀書,唸了兩句,姊妹倆鬧的不開心,默默跑去收晾曬在後陽台上的衣物,衣服經過陽光的洗禮有些漿挺,進了浴室盥洗,讓自己稍稍冷靜。

其實我們吵嘴總不會超過一小時,洗澡完,交代小妹子要洗衣、晾衣,這小女生倒是爽快的答應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周日的早上,在清爽的晨光裡醒來,開始做些週間沒處理完的事情,也間或做些家事。

順順有些蓬鬆的頭髮,開啟躺在桌上沉默一晚的白色筆電,盥洗後,調了杯咖啡給自己配上白吐司,咖啡香氛裡,打算來寫研討會心得;突然想起陽光正好,昨夜晾上的衣服不知道乾了沒有,晃到陽台,細細挑掉衣服上幾根微小脫落的縫線,輕輕緩緩的收下充滿陽光香氣的衣衫。

回到房裡,A-Lin有些低沉的嗓音配上輕輕的吉他撥弦,隨著偷跑進房裡的風流瀉一地,我坐在床沿,把衣服一件件攤平、摺疊,再把衣架按照形狀分類歸位,最後開了櫃子,送沐浴過快樂的衣服回家。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