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道路分歧,曾被悄悄停下的時間的齒輪重啟運轉,長路漫漫,曾被壓縮積累的時間感急遽縮短又復延展,思緒過海飄洋蕩向五大洲,這世界很廣,心企求飛得更高更遠,那湛藍,於是卸下牽掛,出走。

最近對這個字很迷戀:purely

purely   ad. (副詞 adverb)
  1. 純粹地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源起】

這次很幸運接到雲門的邀請,有這份榮幸參觀雲門舞集2008新作《花語》在景美人權園區的排練;一開始在部落格上看到留言,還有點不敢相信-我不過是業餘的寫手,怎麼能受到如此禮遇?無論如何不想錯過難得的機會,近距離觀看我鍾愛數年的雲門,於是乎在陽光燦爛的週五,從新竹北上,下午一點到達雲門位於復興北路的辦公室。

「《花語》是花甲老翁與花的對話。」我從今年的春鬥2008開始就一直期待著。林懷民老師創作《花語》的動機是2007年,雲門在葡萄牙巡迴演出時,舞團行經古堡花園,眼簾映入滿地飄落的茶花,於是想起繁花盛開的青春年華;而這次由於農曆年時,雲門八里排練場大火,舞團轉移到新店景美人權園區暫居,於是在這充滿歷史意義的場域,猶如浴火重生的鳳凰,林懷民創作《水月》的前傳-《花語》,與生命對話,是對青春的讚嘆與歌詠,dancer的舞台生命很短,而極力壓縮的青春美好,最耀眼的光輝就是在舞台上綻放。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相片取自陳信政老師攝影

「現實」這個詞,每每引導人往負面的方向思考,因為它往往是不美麗的;長輩總教導我們要學會:「面對現實。」因為現實既殘酷又傷人,想要正面迎戰還得具備堅強的心靈與精神,而現實總存在於我們的人生裡,有時做夢做得很開心,卻往往轉個彎,披著黑色斗篷的現實就等在街角。

但人生中,少了現實,卻不可能活在虛幻。縱然痛苦,我們用現實提醒自己:「這是我的現在」,我們只能活在當下,享受當下的人生-不論是痛苦、寂寞、悲傷、歡笑、喜悅、快樂...所有的所有,都只能建構在當下的每一分每一秒,若要提到人生中重要的愛情,就像某本書裡說的:「當男人說愛你的當下,他一定是真的很愛你。」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到處都是小折的天下,本來一直覺得那是種高級娛樂,一台小小的車要近萬或是萬元以上,怎麼想都難以負擔,但在Lab學長相繼入手小折,近距離的誘惑之下,本來想存錢來買踏步機的念頭就這樣給小折占據了。

上週因緣際會,俊俊終於入手了DAHON的Speed D7,簡稱SD7,大紅色,車身烤漆非常漂亮,想了半天要取名,想到Fire,於是被我暱稱小法,偶爾亂叫小辣椒;話說等車送來的時間真煎熬,我一點都坐不住,頻頻要光光打電話到店裡問物流狀況,喬康那天真可惡,都不接電話,讓人等得很焦躁...

看到相當喜悅,紅色的程度不會太艷麗也不會太深沉,恰到好處,輪軸比較細,過幾天俊俊跟學長換了握把,換成比較軟比較好握的,另外提一下他們換的手把叫做「人間肉球」,相當奇怪的名字,但握起來出乎意料的舒適,這個沒有拍照,有機會再補上。

再來介紹一下光光同時入手的小折,DAHON的boradwalker D7,簡稱BD7,看起來光線很柔和的白色,我相當喜愛DAHON的車,整體看來非常細緻,價錢跟KHS比較起來可愛許多,外表很討喜,連商標我都覺得很cute。這台取名叫做Cloud,暱稱小可,和小法並排停在一起好可愛啊。

再來局部特寫照。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天到景美人權園區觀看雲門舞集新作【花語】的排練與創作,整體收穫很大,不光是參觀了台灣的歷史傷痛,林懷民老師選擇在這裡創作花語也十分讓人感動,以歷史情境與源遠流長的文化創意產業對比,少了些悲愴,多了燦爛年華。

這是我在夏天尾巴的週末初始。

離開陌生的新店,夜裡回到熟悉的板橋-話說好久不見的品坊姐今早打電話邀我們周日到她在板橋的新家坐坐,可惜我得錯過了。車行經母校板橋高中,透過微弱的燈光往裡瞧,慧樓全拆了,取而代之的是嶄新的科學樓,看來我慘澹年少的痕跡已經被抹去;到南雅夜市走走,沒甚麼變,雖然總得也沒來過幾次,隨意買些小吃果腹,金桔檸檬挺好喝解渴,再晚些,回到新莊綜合運動場繞繞,晚風徐徐,新莊的人大約全出來活動了,運動公園裡人口密度超高,大草坪適合放風箏,夜裡適合看深藍色的天幕,雖然沒幾顆星星,但身邊許多可愛狗狗跑跑跳跳,輕輕鬆鬆好像很幸福。

早上醒來,一家子討論半天不知道該去哪玩耍,決定吃吃家常菜下午再考慮出門;天空有些陰暗,台北似乎快下起雨。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n a relationship, when can we know what is enough?

當我們逐漸融入彼此的生活,每天上MSN第一件事是搜尋對方,上網馬上點開信箱,隨時查看手機是否有未接來電或未讀簡訊,在工作卻隨時想像對方在做甚麼?在一段關係裡,這樣是足夠了嗎?如果不想繼續陷入那種溫柔,或許竟然代表著該抽離的指標?

年歲漸長,談戀愛不再如以往單純簡單,當選擇開始一段關係時,我們必須考慮到彼此是否有前瞻性,發展的過程有沒有衝突-年輕時我們總是放任感情萌芽而從不加以遏止,那時候還年輕,喜歡就喜歡了(回頭想想,當時說的愛,大概並不真的是愛吧),毋須考量彼此是否擁有共度一生的可能;而今,或許是世故了,也或許是從沒放棄對家庭的渴望,在尚未覺察彼此持續相愛、共同生活的可能性之前,我總壓抑著不敢真正愛上。

這個夏天,耳聞幾對原本比翼雙飛的伴侶紛紛背離,心情有些複雜,雖然這事並不新鮮,感情總有合有分,卻有些惋惜他們曾一起構築的未來就這樣幻化成泡影。過去也曾聽過,交往數年的男女朋友突然在遇見傾心喜歡的人之後,毫不眷戀的斬斷多年的牽掛,轉而追求新的未來;對此我很難做出甚麼反應,不論男女,真的不愛了,應該都可以做到無情的轉身離開吧,只是那無情,卻是對另一個人深深的有情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Aug 18 Mon 2008 18:14
  • 負值

果然出現了負值,就如你所說的那樣。

因為被幾次詢問過,這邊澄清一下常出現的「你說」,並不特定指誰,可能只是我生命中、腦海裡隨意出現的流光片羽,歡迎對號入座,後果概不負責。

腦袋裡的東西突如其來洶湧得無法壓抑,盯著 K610i 的寬廣螢幕,一點都不知道自己在找甚麼,胡亂按著上下鍵搜尋著手機裡的訊息,沒得到甚麼蛛絲馬跡,連個 target 都沒有,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找到東西。

五點,學妹開玩笑說該下班了,好吧窗外有橘紅色夕陽,透過百葉窗覆蓋不完整的細縫陽光灑落,原來精神纖細容易崩潰的還是我。

SO LET'S GO HIDING, SHALL WE?

討厭意外頻出的生活,日子怎不按照我的時間表走;沒辦法真正放鬆,讀碩二也沒有權利真正放鬆,難得貼近的雲門好像要跑掉了,連颱風都來攪局,討厭自己顧慮太多最後絆手絆腳沒法生活;在 Lab 吃著上回被勸阻沒吃到的泡麵邊看 Sex and the city;Lab member Dembo 回台灣了所以就算學妹回家我也不是一個人,但 English speaking 好像沒進步多少,相對無言。

唉唷,如果我有你說得那麼聰明就好了,知道甚麼時候該抽離,但反正總是負值,負多負少好像沒甚麼差,總之現在是抱著水的心情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身為台北人,常常喟嘆不知去哪玩耍好,記得多年前幾個國中同學聚會,大家拿本捷運雜誌,用賭博的心態隨手一翻,就這樣決定當日的去處;這回呢,決定不要捨近求遠,好好玩味一下新莊我的家

【國泰永和豆漿大王】


暑假回台北的次數算頻繁,相當慵懶的睡到九點半,起床吃著老爹買的愛心早餐-
國泰永和豆漿大王,這家店我三四歲時就開設了,把我的口味牢牢抓住,一直很愛吃,每次回台北都央求早起運動的老爹買,特別推薦燒餅夾蛋,還有不要油條的飯糰(我不愛油條),新莊玩耍行程的最初,就從在地的早餐開始吧。

國泰永和豆漿大王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MAKE IT A BETTER PLACE.    奈奈-給吳道源警員的一封信;朱學恆-給吳道源警員的一封信大縣長與小警員

今天之前,我這個資訊封閉,平時僅僅由網路新聞汲取新聞片羽的人,並不知道吳道恆員警的不幸。今天在貴婦奈奈的部落格看到了,我也連結到朱學恆先生所寫的幾篇文章,心情真的很沉重。

確實,人生如此迥異,幸與不幸,並不能從表面上的公平與否來判定,因為那必定是無力的,從各種角度來看,每個角度都有不同的判讀方法;一直以來我對世界抱持著哀傷卻不絕望的想法,世界上讓人沉痛的事情很多,戰爭、貧困、饑荒、疾病、死亡與分離...種種不幸逼出我們的眼淚與不捨,我總質疑自己螻蟻之力,啟能撼動整個世界的傷痛?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你敢不敢堅持做自己?敢不敢與眾不同?」

活在二十一世紀,或許有許多年輕人會毫不猶豫地說:「我敢!」然而,如果全世界都與你為敵呢?你還敢與眾不同嗎?

這是我第一次讀羅柏˙寇米耶(Robert Cormier, 1925.1.17~2002.11.2)的書,初閱,還不了解怎麼這本書會是禁書排行榜的常客,直到我翻開閱讀第一行內文,才恍然大悟:「他們宰了他。」這是在每個校園中皆有之,大家都不陌生的霸凌現象,而同儕壓力之外,這本書更深入描繪了人們想像中應該清高的教職員體系,其實真相,
並不是那麼美好純粹。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久沒逛東區,上次跟俊俊光光三人漫無目的在信義區小晃一會,就搭上信義幹線離開;tonight從忠孝敦化站開始,在小巷子裡亂鑽,五點多從傳說中的敦化南路一段161巷晃到忠孝東路四段的巷弄中,隨機進了一家看似燈光美氣氛佳,價錢還算可接受的店吃晚餐,沒想到就這麼巧,邂逅一家從沙拉前菜到甜點都滋味豐美的小館。



【普羅旺Brunch】

早上八點,不算晏起,和小妹就著昨晚採買的新衣裳品頭論足,愉悅地練習穿搭衣服,兩個人打扮好,一起去普羅旺吃Brunch,快十一點,晃到書局各自佔據一角落啃書,接近中午一起搭車到台北車站,開始今天的行程。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The Dark Knight,上周六看完這部評價極高的電影,一直很想找機會寫寫自己心中所受到的震撼,卻苦無沉澱機會。

 劇照皆取自開眼電影

話說這張劇照讓我想起這本書:人性的弱點

 博客來竟然沒這版本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不算日記,至多勉強算是流水帳足矣。

周六下午四點多,六個人一起到大草坪放風箏,在新竹待了四五年,第一次這麼青春;不過昨天沒甚麼風,大家奔得好辛苦,幸好我放的是小妹帶回來的寧夏紙鳶,輕飄飄,一下子就飛得又高又遠。

晚餐吃生活館,漲價了,以後大概不會再去;接著到大遠百看黑暗騎士,一部好深刻的電影,推薦去看,節奏很緊湊,幾乎沒有讓人歇息的機會。

周日,停電的早上,軒軒就要離開;我一個人在Lab窩著,聽歌,想事情,那天陽光很燦爛,風仍舊靜止,只有我的呼吸流動著;離別要發生的時候,真的很容易,因為我經歷過好些次,在這幾年跳動的歲月;只要輕輕說一聲再見,然後轉身離開,沒有人可以真正留住誰。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寫了很多,感傷的文字,那是因為午夜十二點的鐘聲就要響起,時間緊迫到讓我們再無法忽視-好吧,那只是重新開啟另一種緣分罷了。

昨天是軒軒上班第一天,趁著周末趕回來收東西&大家最後聚聚;又去吃了大海拉麵(Linda姊姊在真開心),接著第一次一起到大潤發買東西,零零總總的準備了最後一夜的Party。

回來打開Lab的門,總算又看到最裡面位置的主人,有點開心。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