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溫暖的守候】

  身為孜孜不倦的清華人,對圖書館最深刻的印象,想必就是門口讀者服務組的「圖書館伯伯」。週一到週五的下午五點以後,凡進出圖書館,都會看到伯伯坐在門口,不厭其煩地檢查證件,替學生解決問題;伯伯的工作態度嚴謹,一點都不馬虎,認真工作之餘,也總是親切地回應學生的問候。

  劉發源伯伯的工作時間是週一到週五下午五點到晚上十一點閉館,以及週日的下午五點到晚上十一點。每天看著過往的學生,從五點多精神奕奕地走進圖書館,到夜裡帶著疲累但收穫豐富地倦容離開,日復一日,伯伯就這樣伴著清華。

  從民國91年六月進入清華到現在,伯伯一直都擔任圖書館的行政助理。這份工作是在做些什麼呢?「大小事情幾乎全包了。」伯伯的工作看似簡單執行起來卻也挺費神。「行政助理」顧名思義就是「幫忙執行學校的規定」,圖書館的大小事務舉凡警報器亂響、校外人士換證入館,以及規勸違反圖書館規定的同學們…等等,都由伯伯一手包辦;而有些同學會不滿伯伯的勸誡,比如穿著拖鞋入館,甚至在包包中偷藏食物進館內等,這些都讓伯伯在執行規定時相當困擾。對於這些同學,伯伯很無奈:「我都是以愛為出發點來規勸同學的啊…」其實,伯伯只是為了給認真用功的同學一個良好的讀書環境而盡心罷了。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就是個失眠的夜。

也許是因為這陣子生活作息不太正常
每天都三四點睡
搞得今天好不容易早一點上床(其實也兩點半了orz)
卻翻來覆去無法入眠。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剛剛看了所有文章列表
發現我的第一篇網誌寫/貼在2004.4.22
到寫昨天那篇文章,剛好滿三年:)

而再過幾天,就是我們的三週年紀念。

「已經三年了啊」有些感概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What is freedom? What is none?

GATTACA給人的感覺是看似給予一切可能(任何基因組合),但事實上,卻又抹除了一切可能(不允許任何突變與不完美)。
因此,Vincent排除萬難也要鋌而走險去追求夢想的舉動,讓人動容。而背後壓抑發展與監視的體制,則令人戰慄。

GATTACA是從物理/科學的角度出發,批判一個未來人類夢想中,基因解碼後的社會。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似乎是系統問題,整個內容不見了,這部電影震撼我至深,我暫時無法再寫第二次。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突然想起我的高中同學們

雖然有聯絡的沒幾個

但突然想起,大家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

於是看起了相簿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去看了期待已久的科幻影展,首部片看看時間挑選了 Blade Runner 銀翼殺手。

其實會想看這部片主要的原因是原著小說,作者是 Philip K. Dick(他寫過包括關鍵報告、記憶裂痕、心機掃瞄等等,相信這些大家至少都看過一兩部)

2020 年的世界是什麼樣子?Ridley Scott 在 1982 年呈現了當時人的想像。

灰色冷冽的手法陳述著對科技發展悲觀的未來,普遍的題材-人造人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相較於一到三章中對各種現象的定義,第八、九及十六章,麥克魯漢舉出了口說語、書寫字及印刷三項界定西方社會的「歷史」,據此說明他的理論。

(一)口說語時期

  在文字出現前,聽覺在一切的感官之上,耳朵凌駕其他感覺器官。

  麥克魯漢引用大衛˙米奇主持電台時的內容提及:「官感式的涉入,對不以讀寫型態為主要經驗形式的文化來說非常自然。」我們所使用的各種表音文字,除將口說語的內容記錄下來外,仍包含著言語背後既定的價值觀(在此以使用羅馬文字的國家為陳述對象-如法語中部份字詞區分陰性/陽性傳遞對性別或各種象徵意義的認知),但卻無法完全將所有感覺由文字傳達-如情緒。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1 Wed 2007 13:27
  • 荒唐

沒有辦法刪除呀

年少荒唐

「你以為你多老了?」

其實在別人眼中也許沒什麼大不了(社會早就變了,世界早已不再潔白)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很久沒有看小表妹的網誌
其實我一直很掛心在台南的表妹們(也包括來台北念書的紫庭喔!不過你現在比較不需要擔心)

不管她們的學業、感情或生活

也許是因為,媽媽時常不在她們身邊,我總是替她們擔心著,沒有一個親密的女性長輩陪伴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雲門舞集與雲門二團在國家戲劇院共同演出的春季公演-「迷失之影&斷章」。

終究是無法戒除從大一開始對雲門的著迷,毅然決然地買了票,一個人去了。

阿喀郎所編舞的「迷失之影」,講述人的死亡,邊看著各種疑似死者/靈魂的掙扎,我不禁感到顫慄,節目手冊背面那張劇照,整體的黑白色調,惟獨那血,是如此的豔紅。

「懼生與畏死」是這支舞的主題,在舞者的對話中,呈現出後現代人們面對死亡時的荒謬,最為突出的,就是那個講台語的殯葬業者,所謂「賺死人錢」。除此之外,背景的紅色跑馬燈,除故事的述說外,幾個統計數字「台灣2006年死於自殺人數...死於車禍人數...34名兒童死於受虐」等,卻是逼人正視「生命的輕與重」。

mo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